无脸男

看喵

我在今天的上海的天空中写了句最想对你说的话。

雨天

有时候会因为一些不大不小的事情难过,难过的时候不去发脾气,就自己怏怏着。时间流逝着,又觉得也不怎么值得难过,但还是想要难过着。仿佛有的时候,有点难过比开心更让人舒服。不知道怎么回事。

穿梭在人群中,在一个人一个人身上过渡细节,那么多人,那么多形态姿态,然后自身变渺小,变平淡,一些思绪在汪洋里湮没。
艰难都变得不重要了,简单的愉悦反而变醒目。

你喜欢一个人,就像喜欢富士山。你可以看到它,但是不能搬走它。你有什么办法可以移动一座富士山?回答是,你自己走过去。